栏目导航
新闻资讯
公司动态
行业资讯
推荐产品
联系我们
电话:
手机:
地址: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日产发布“日产中国可持续发展规划2022”,推荐在华业务的可持续发展

为了在中国实现可持续的发展和经营,凯发网娱乐官方网站日产汽车发布了“日产中国可持续发展规划2022”,规划涵盖日产中国对于环境保护、社会发展以及公司治理层面的多项举措。日产方面表示,将以包容性、多元化的发展模式,推进其在华业务的可持续发展。


日产发布“日产中国可持续发展规划2022”,推荐在华业务的可持续发展


日产汽车执行副总裁、首席可持续发展官川口均(Hitoshi Kawaguchi)在发布会现场表示,他自担任日产首席可持续发展官以来,一直在想的事情是:企业既要有追求利益增长的“强大”一面,也要有考虑自身可持续发展、为社会做贡献的“温和”一面。而这也是日产推进可持续发展规划的原因——要在城市化飞速发展的情况下,推出更多创新产品和服务,力争实现“零排放、零死伤”的目标。


具体来说,日产汽车的可持续发展规划主要包括三方面:E(环境)、S(社会发展)和G(公司治理)。川口均表示,在这三方面中,环境是第一位的。日产计划最大化降低生产制造过程中对资源的依存度,减少产品排放对空气质量的影响,未来实现让“汽车排出的尾气跟空气一样清洁”。为此,日产汽车围绕多项节能减排任务制定了严格目标。截至2022年,日产汽车及其在华合资企业的用水量将比2015年降低35%;有害气体排放量将比2015年降低50%,这一目标将高于中国规定的标准和要求。


而在社会发展、公司治理上,也要在保护环境的同时积极推进。那么,这些规划具体在中国市场如何落实?


日产(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西林隆(Takashi Nishibayashi)表示:“中国对日产来说非常重要”。日产中国发展至今,累计销量已达1650万辆,日产在华经销商数量超过了1700家,供应商数量也有450多家。2018年,包括进口车、乘用车和轻型商用车在内,日产汽车在华销量超过156万辆,同比增长2.9%。


为了在中国实现更长远的发展,此次“日产中国可持续发展规划2022”中提到了一些方向,具体仍包括环境保护、社会发展和公司治理三方面。


环境方面,日产汽车表示,其与在华合资企业东风汽车有限公司一直希望实现节能减排、改善空气质量。为此,日产计划在华导入更多的电动化车型(包括纯电及搭载e-POWER智充电动技术的车型)。其中,日产轩逸·纯电(参数|询价)SYLPHY Zero Emission已于2018年在中国上市,启辰品牌也确定要在2019年推出三款纯电动汽车,这意味着,未来日产汽车将积极推进新能源汽车的落地。


社会发展方面,为了实现可持续发展,日产汽车将在提升中国道路交通安全、人才培养等领域布局。西林隆表示,日产汽车将导入在“日产智行(Nissan Intelligent Mobility)”理念下研发的ProPILOT智控领航等驾驶辅助技术,从而实现降低交通事故、构建“零伤亡”社会的企业愿景。此外,日产汽车表示,其在华合资企业东风日产连续已14年举办“日产安全驾驶训练营”,累计超过七百万消费者参与其中,为提升大众交通安全意识,普及交通安全知识做出了一定贡献。


在公司治理方面,日产中国设立了“三重防御体系”以加强公司治理,确保更加统一的合规管理,未来,日产汽车整体将通过完善治理框架、加强治理体系、培养互补思维模式在企业管理方面实现进一步提升。


自2018年以来,国内车市环境竞争加剧,多家车企销量受到影响。但日产汽车销量却保持了稳定态势。除了我们已经提到的——日产汽车2018年在华销量同比增长2.9%这一成绩,最新数显示,2019年1-8月,日产在中国地区累计售出新车956270辆,同比增长0.2%,在车市销量依旧负增长的情况下,这一销量成绩也实属不易。


不过与此同时,日产汽车的发展也面临一定压力,今年7月25日,日产汽车宣布,2019财年第一季度(4-6月)净利润同比下跌超九成,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1.25万人,并削减10%的产能和产品线,可见日产汽车仍然面对不小的可持续发展压力。因为,要想从长远角度实现企业业绩增长,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全球市场,日产汽车的可持续发展战略都会是其走的关键一步。


铁打的日产,流水的CEO?


9月16日,在继任者悬而未决的情况下,日产前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正式辞职,为自己在日产长达40年的职业生涯画上了一个句号。


一个星期前,日产横滨总部的会议室内召开了一场长达5小时的董事会会议。这位曾在扳倒前CEO卡洛斯·戈恩过程中立下汗马功劳的“反腐先锋”,再次栽到了同一个坑里。今年6月,西川广人被指控曾凭借不正当手段获得了约44万美元的股票增值权益,相当于人民币311万元。


对于日产而言,西川广人的离开意味着,日产彻底摆脱了“戈恩时代”的余响。但更让人头疼的是当前的困境,过去一年里,这家汽车巨头的市值已蒸发29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90亿元)。在此期间,连续两位CEO因财务问题被查。


日产汽车公司预计将在10月底以前确定正式接任者。但问题在于,一年内接连两位CEO落马,还有谁能扛起让这家老牌车企复兴的大旗?


昔日功臣被扫地出门


短短24小时之内,西川广人的命运和态度发生了天翻覆地的逆转。


就在董事会前一天,这位稳坐日产帝国王座的CEO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态度颇为强硬地表示,他会配合公司寻找合适的候选人,在带领这家企业重回正轨后交出手中的权柄,但不会立即辞职。在他看来,所谓获取不当收入的指控只不过是日产此前“戈恩模式”导致的弊病,自己不应该因此受到惩罚,特别是在自愿偿还了这笔钱之后。


2013年,西川广人推迟了基于股价联动型激励薪酬制度支付薪酬的权利执行日,比原本多领取了约44万美元的薪酬。今年6月此事曝光后,西川广人表示将向公司归还这笔额外的“灰色收入”。当时,日产董事会议长木村康对日经新闻网表示,“(西川的行为)没有违法,但存在对制度的滥用”。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那场决定命运的关键董事会上,西川广人还曾试图对公司的决定作出反驳,但董事会内部显然已下定决心将其拉下马。


据彭博社报道,在9月9日的日产董事会上,董事们一致表示“西川广人越快离职越好”。


一位知情人士向路透社透露,在戈恩下台后西川广人对公司的管理决策及执行能力严重不足,导致公司业绩出现大幅滑坡,这一点成为董事会弹劾西川的主要原因之一。


此外,“戈恩曾经最信任的助手和搭档”这个身份,也成为西川广人无法抹去的标签。日产内部认为,只要西川广人仍然掌权,日产就无法从戈恩的影响中走出来。因此,想要彻底摆脱戈恩的影子,最好的办法便是釜底抽薪,彻底清扫关于戈恩的所有印记,包括西川广人。木村康称,“从公司凝聚力的角度来看,换人是恰当的”。


日产发布“日产中国可持续发展规划2022”,推荐在华业务的可持续发展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24小时后,面对董事会作出的最终“判决”,西川广人只能无奈地低头,黯然离去。


“在未完成所有计划之前就不得不辞职,我对此感到遗憾。但辞职的时间是由董事会决定的。”他在董事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自己的职业生涯在某种意义上划上了句号。虽说时机稍早,但日产已面临着全新的时代。”


CEO宝座成了烫手山芋


一年内两任CEO接连因腐败丑闻被罢免,日产CEO这个举足轻重的职位,俨然已成为“高危职业”。


在董事会上,董事们对寻找接班人的进展表示不满。随后,日产宣布CEO的继任者计划将由提名委员会在10月底之前敲定,在此之前暂由首席运营官山内康裕代为行使职权。而这也意味着,在日产内部延续了近20年的“戈恩与西川”的时代彻底落幕。


对于新的继任者而言,如何稳定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关系已是首要任务。随着汽车新四化浪潮的加速,众多车企已选择在自动驾驶技术等关键领域进行合作。对于销量暴跌、利润腰斩的日产而言,自身的力量已无法支持日产进行巨额的技术研发投入。眼下日产只有一个选择——寻求联盟的帮助。


毫无疑问,当前日产已走到命运的拐点,无论最后的继任者是谁,他都将决定该公司未来的走向。


据日经新闻网报道,日产高管提名委员会负责人曾表示,合适的CEO人选必须对雷诺-日产-三菱之间的联盟有深刻的理解。新任CEO不仅要修复雷诺-日产联盟之间的关系,同时又要带领日产这艘巨轮驶出深渊,重振业界对日产的信心。如何处理和平衡好这些复杂的问题,对于未来的新任CEO而言,仍然任重而道远。这个雷诺和日产双方竞相争夺的重要职位,俨然已经成了烫手山芋。


面对艰难的未来,唯一的好消息是,日产已确定CEO候选人大名单。


据雷诺-日产联盟内部人士透露,日前日产董事会已经拟定了一份包括10多名候选人的候选名单,其中最有希望当选的5名候选人分别为日产首席运营官山内康裕、雷诺-日产-三菱汽车联盟高级副总裁关润、日产汽车高级副总裁内田诚、日产汽车副社长坂本秀行和日产汽车前全球营销总监丹尼尔·斯基拉奇(Daniele Schillaci)。


此外,日产内部管理层的人事变动也非常剧烈。自戈恩事件爆发以来,包括丹尼尔·斯基拉奇以及首席绩效官、执行副总裁兼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何塞·穆诺兹在内的多名外籍高管离职,雷诺-日产联盟中相关职能机构的人员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日产的动荡不安严重影响了投资者情绪,该公司股价今年以来已经下跌36%。可以确定的是,如果继续迟迟无法找到合适的接班人,“群龙无首”的日产还将在车市寒冬中遭遇更大的危机。


要自由还是要发展?


西川广人的下台意味着,清扫戈恩旧部对日产造成的影响仍在扩大。


在戈恩被捕后的近一年时间里,日产始终笼罩在戈恩丑闻的阴影之下。在此期间,日产忙于内部调查与清扫,在公司的策略及布局上已明显滞后。在汽车“新四化”的浪潮中,对于未来发展方向举棋不定、难以形成统一意见的日产,似乎已被时代抛在身后。


戈恩时代广泛存在的弊病影响还将长期存在,当前日产内部管理存在诸多问题。据日经新闻网报道,日产曾在新闻发布会中透露,戈恩案后公司曾对内部人员进行财务调查,其中涉及违规的相关款项约35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2.87亿元。


随着业绩滑坡,眼下的日产已深陷危机。从财务情况来看,日产今年第一财季净利润下滑95%,全球销量降至220万辆,同比下降7.5%,并计划裁员1.25万人,占全球员工总数的10%左右。另外,日产还从一些市场撤出,在英国撤厂,并考虑退出韩国市场。


日产预计,整个2019财年净利润同比将减少47%至1700亿日元,全球产量缩减15%,这将是日产近10年来最大的一次减产。


内部满目疮痍,外部情况同样令人担忧。此前,西川广人曾设立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中3家公司的合议制度,其本人也是该组织的成员之一。一位日产内部人士曾对路透社表示,西川广人的离职也意味着联盟的未来变得扑朔迷离,“截至目前的努力都将回到原点”。此前有传言称,日产反对和阻挠雷诺与菲亚特-克莱斯勒合并交易,不信任和紧张的情绪在上升,双方联盟关系岌岌可危。


要自由还是要发展,似乎成了站在十字路口的日产,不得不面对的一个两难选择。


日产发布“日产中国可持续发展规划2022”,推荐在华业务的可持续发展


日产在这一年间做出的努力,似乎并没有让局面变好。想摆脱雷诺影响的日产,似乎只是摆脱了戈恩,雷诺仍是日产最大的股东。更何况,即使离开联盟,日产还能否在新掌门人带领下延续过去创造的骄人成绩,还是个未知数。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